。。。

整日爬墙。懒癌晚期。挖坑不填。
霹雳‖焦恩俊‖三国‖起点

【丕司马】夜会

#快乐摸鱼

#短小,欧欧西

夜半,窗外窸窸窣窣一阵声响,司马懿推窗看,曹丕冷不丁冒出半个头。他表情严肃,但右颊不知道在哪沾上了一点点草叶和泥,就很显滑稽,食指放在嘴边,嘘——

司马懿微妙地叹一口气,一只手拉住曹丕伸出来那只,不那么熟练地翻出来。回头一看,烛火未熄,被漏进来的冷风打得明明灭灭。他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

曹丕领着他在黑夜的阴影里潜行,躲过一波又一波巡夜的守卫。曹丕紧抓着他的手,手心渗出微微的汗,司马懿落后半步,侧头看他,曹丕年轻紧绷的侧脸沉在夜色里,像一尊英俊的雕塑。

 

到地方了。世子府里偏僻废弃的小院的一角。曹丕曾经说这里比较有情人私会的感觉,但司马懿认为他就是吃饱了撑的。

总之府邸的主人终于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冰凉的石阶上,浑不顾四周横生的杂草。他依旧没松开手,于是司马懿也只好跟着他坐下。挨得很近。

片刻沉默。

接着曹丕露出一点微笑,整个人都柔和下来。他看一眼司马懿,伸出另一只手指向前方的天空,先生,看星星。

司马懿哭笑不得地抬头,好吧,看星星。

 

天幕为底,千万流淌的星光隔着无数空间和时间抵达与他们相见,铺开一片温柔的夜色。

周遭又静下来,呼吸声互相交错。

曹丕眼中倒映着漫天星河,支着下巴低声念,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什么?司马懿偏过头,没听清。

没什么。曹丕收回视线,眨了眨眼,往旁边人的位置挪了挪,头抵在司马懿肩上,突然伸着脖子蜻蜓点水地在他唇角吻了一下,轻快而雀跃。

没什么。他重复一遍,自己小声笑起来,司马懿茫然地望他,但是曹丕把他的头掰回去了。曹丕用忍着笑意的温柔的声音说:

看星星,仲达。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