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日爬墙。懒癌晚期。挖坑不填。
霹雳‖焦恩俊‖三国‖起点

【丕司马】关于如何应对没有安全感的世子

   
   #三模完毕,成人礼激情摸鱼。
  
  众所周知,曹丕并不大讨他爹喜欢,至少比起他的弟弟们来说。 
  敏感的诗人总是很容易察觉某些微妙的差异。曹丕在外人面前要做个好世子,面上不显,私底下却毫不掩饰一脸郁郁,喜欢拉着他的老师兼老相好司马懿问,你当初怎么选的我? 
  年轻的宣王还没彻底长好一副玲珑的心眼,冷静地告诉他真相:我没得选,你爹把我派过来的。 
  曹丕的脸色就更加不好看。他倒不是气真相,他气司马仲达不识时务不解风情,讨厌,也不哄哄人家。 
  曹丕生气的后果往往是司马懿倒霉,要被按在床上翻来覆去好几遍,直到世子殿下心满意足决定既往不咎或者司马懿服输颠倒黑白承认是是是是我选的你为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两个同义句。 
  起初司马宣王还是很有骨气的,曹丕一般只能得到肉体上的满足。但是宣王很快发现曹丕个不要脸的小王八蛋肉体满足的同时精神其实也一样的享受,所以他的抗争并没有卵用,纯属一厢情愿找罪受。 
  后来司马懿就精明许多,学会了在适当的时候服软,故意哑着声贴着诗人的耳畔吟诵。我选择的是你,因为你是曹丕,因为你是曹子桓,因为你是你。 
  曹丕满意司马懿也满意。双赢。 
  那句问语最后成了世子和文学掾之间一种隐秘而暧昧的心照不宣,委婉又热烈的邀请。幸运的是,事情的起源,世子的亲爹曹操对此一无所知。 
   

  
  很多年以后的夏天,大魏的文皇帝靠在榻上偏头望着他的抚军将军。他一身雪白里衣,衬得面色愈发灰暗,然而眼神清澈忧郁一如少年。 
  皇帝招招手让司马懿走近,捧着他的脸自眉心吻到唇角,含笑问,仲达可还愿选丕? 
  会的。司马懿破天荒这样一丝不苟地回答。他握住陛下的手,掌心和心口一齐发冷,但发出的声音温暖而干燥,像洛阳城初夏里南来的风。他像对一道隐晦的暗语,以诗句回应他的忧郁的诗人跟陛下——只要你是曹丕。只要你是曹子桓。只要你是你。 

 

评论(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