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日爬墙。懒癌晚期。挖坑不填。
霹雳‖焦恩俊‖三国‖起点

【霹雳】【钗素】好梦

#人一旦被虐惨了就很容易报复社。会
#钗素这么甜的cp我也能虐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只是个短段子
#照例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叶小钗这次伤得实在是很重。 
  长刀自他的蝴蝶骨一路直劈下来,贯穿了半个背部,创口深可见骨,翻出大片淋漓的血肉。素还真给他上药的时候手甚至都在抖。 
  他一手撑住剑客的肩,恍恍惚惚地想:如果叶小钗不跟着他,是不是早该江湖退隐,齐眉举案儿孙满堂地过着平静安稳的日子? 
  叶小钗不知什么时候转过身来,他的嘴角犹有血迹,面上的英雄疤被苍白的脸色衬得愈发深沉,他沉静而清澈的目光让素还真不忍直视地偏过头去。 
  好。 
  脑海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素还真又是一阵恍惚。 
  叶小钗的伤终于调养好了,来向素还真辞别,身后跟着花非花与悟剑声。 
  叶小钗沉默地朝他鞠躬,悟剑声在他身后诚恳地解释,祖父感激多年来素前辈对他的照顾。 
  我知道的呀。素还真默默地想,面上仍是平淡而温雅的笑容。 
  叶小钗,素某早殷望你退隐江湖,远离武林争杀,如今家人团聚,幸福美满,应要珍惜。只是今日一别,恐再无相见日,愿你多加保重。 
  你也是。 
  叶小钗转身,半驼废、萧竹盈、金少爷、金小开遥遥立在远处,等他走近,然后一同消失在茫茫的天际。 
  素贤人微笑着目送他们远去,再转身,依旧要面对苦境的风风雨雨。 
   
  
  素还真猛的睁开眼,冷汗已经浸透了衣衫,他坐起身来,瞳孔微微有些涣散,只坐在那处不言不语地出神。 
  屈世途端着药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他这样一副失了三魂七魄的模样,给吓得不轻,放下药奔到他身边抓着肩膀奋力地摇:素还真你怎样了?! 
  素还真被他摇得发昏,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好友,不必担心,素某只是做了个梦。 
  你这样我怎么会不担心,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屈世途看了他身边一眼,欲言又止,只是絮絮叨叨地说着,问他,是做了噩梦吗? 
  素还真茫然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看得屈世途脊背发麻,终于摇摇头,垂眼握住身边剑者冰凉僵硬的手,轻轻说: 
   
  
  ……是好梦呀。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