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日爬墙。懒癌晚期。挖坑不填。
霹雳‖焦恩俊‖三国‖起点

【霹雳】【双邪】旧事

   #3.4一剑封禅生贺,自割腿肉,小甜饼喂自己,最后是啥我也不知道(。
         #似乎把封爸写的攻气了点,大概是我作为无差偏禅雪党对人脸都不敢摸的封爸真诚的期望(。
         #ooc和小学生文笔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一剑封禅曾以为他的性命会终结在那片雪地里,但是没有。 
  事实上那天他最后模模糊糊看到一条绿色的人影时,还以为那是来补刀的某个杀手。 
  
  总不可能是个路人吧。一剑封禅自嘲地想。 
   
  他反正浑身上下动弹不得,遑论反抗,也很是坦然地躺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绿衣绿发的剑者踏着风雪与鲜血走近,稍稍低下头,眼神沉静—— 
  然后一剑封禅干脆利落地昏了过去。 
  
  事后一剑封禅依旧觉得,这实在是一个丢脸又戏剧化的开场。 
   
  一剑封禅听过剑邪的名号,只是没有料到第一次碰面会是这样的场景,也不会想到剑邪居然是一个这样的人。 
  
  “天不容吧。” 
  顶着奇怪海藻头的剑邪坐在他对面这样说着,眼神清澈,语气平静得像是在谈论明天的天气,又似乎带着那么一点微妙的惘然。 
  
  一剑封禅品着他这句话,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畅快,仿佛是风雪夜惊见知己故人,披霜带雪风尘满面,温酒对谈,一杯入喉。 
  世间有白首如新,有倾盖如故。 
  他想,寻找过去的无名剑邪,实在是很有意思。 
  
  “既然世俗的天不容你,那从此刻起,我便是你的天,你入世的名字由我给你。” 
  理所当然,狂妄无边。 
  
  一剑封禅不是个会取名字的人,只是下意识地回忆起那场雪以及风雪中的旅人,一点灵光,气劲迸发,落叶四散,声音被火堆的爆裂声掩没,却清晰无比地传入剑者的耳畔。 
  暴风中的封雪剑者。 
  剑雪。 
  
  剑邪悠悠地闭上眼:“再吹一曲鹊桥仙吧。” 
  
   = 
  
  一剑封禅拖着一头死鹿走回来时,剑雪无名坐在篝火旁边又在吹他的鹊桥仙。 
  
  一剑封禅实在不懂剑雪无名为何对这首曲子如此执着,虽然的确是他谱的曲,但如果每次听好友闲时吹叶笛都是这首,偶尔还一脸理所当然地要求他再来一遍,就会觉得实在莫名其妙。 
  于是他说:“切歌。” 
 
  剑雪无名放下嘴边的叶笛看他,表情也很莫名其妙。 
  “天天这首我都听厌了。”一剑封禅放下鹿,坐在了剑雪无名对面,头也不抬地开始准备他的烤肉,“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它?换首啦。” 
  
  剑雪无名沉思了片刻,说:“我愿意。” 
  “……哼,”一剑封禅噎住,恶狠狠地回了句,“随你。” 
  
  这个季节北域的夜晚依旧寒气逼人,时不时掠过的寒风如一把刮骨刀。所幸两人的功体都不惧这个。一剑封禅拨拉了一下火堆让它烧得更旺些,接着架起那头倒霉的鹿开始烧烤。剑雪无名既没切歌也没继续吹,坐在原地看一剑封禅烤肉。 
  周遭安静下来,只剩火堆噼里啪啦的乱响与隐约的虫鸣。 
  
  “一剑封禅。”剑雪无名忽然道。 
  “嗯?” 
  “鹊桥仙是你谱的。” 
  “是呀,”一剑封禅停下手上的动作,“嚯,这是想倒打一耙?” 
  “为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的小朋友又来了。一剑封禅想。 
  
  “你那天为什么救我?”一剑封禅反问。 
  “想救便救。” 
  “那我也是想吹就吹喽。” 
  剑雪无名看上去很不满意这个答案,只是也一时没法反驳,于是不说话,闭目养他的神。 
  
  一剑封禅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轻哼一声。 
  
  鹊桥仙呀。 
  虽然是的确是一时兴起,不过现在看来,似乎的确挺适合的。 
  他思绪稍微发散开去。 
  那句诗是什么来着?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一剑封禅贫瘠的文学功底当然没觉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觉得这句诗虽然好像腻腻歪歪的,但勉勉强强算是贴切。 
  毕竟他实在再找不到比剑雪无名更合他口味的人了。 
  一剑封禅想到这里,又觉得剑雪无名有时候的怪脾气也实在算不得什么大问题,至多他宽宏大量一下不跟他计较,好歹那人怎么说也救过他一命。 
  
  一剑封禅随口问道:“剑雪,你相信天命吗?” 
  剑雪无名睁开眼:“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剑邪。”一剑封禅指了指他,“人邪。”,又指了指自己,“同是人间之邪,同有追寻之物,一个过去,一个未来,你正好在雪地救了我,不觉得真巧么?” 
  “你信命?”剑雪无名问。 
  “不信。”一剑封禅出乎意料地回答,他挑了挑眉,把手中的鹿翻了个个,“我只信我自己。路过救我的人是你,不是天;吞佛童子是我想杀,过往是你要寻,也不是什么命。天命无用,我信它做甚?” 
  剑雪无名沉思。 
  
  “你呢,你信不信?” 
  剑雪无名沉默良久,似乎有些困惑,最后他说:“也许信,也许不信。” 
  “是吗。”一剑封禅不置可否,也未追问,懒懒散散道,“天若和我想的一样,那我也信,要是天命要碍我什么事,大不了逆天改命。” 
  “真狂。” 
  “是呀,人邪嘛。” 
  
  一剑封禅言罢似是又想起了什么,笑道:“哈,我都忘了,你不用担心这个,你只要信我就可以了。” 
  
  ——我便是你的天。 
  
  剑雪无名愣了一下,重新闭上眼,嘴角牵起一抹极淡的笑意:“是呀。” 
   
  一剑封禅的烤全鹿这会儿终于熟了,香气四溢,他十分满意,拿起酒坛仰头灌了一大口,快意地长舒一口气,撕了一只鹿腿习惯性地朝剑雪无名扔过去。 
  剑雪无名稳稳接住,却并不下嘴:“我不吃荤。” 
  “深更半夜,荒山野岭,难道要我去给你挖野菜?”一剑封禅作为一名烤肉爱好者,对剑雪无名这个习性实在深恶痛绝,毫不留情道,“爱吃不吃,我不管你。” 
  
  剑雪无名看着那只鹿腿皱起眉。 
  他虽然不沾荤腥,也常秉持佛门戒律,到底也不是个正经和尚,如果实在没条件,也不是不可以迁就。 
  剑雪无名想着低头就要下口,手腕忽然被人一把握住。 
   
  “算了算了,”一剑封禅一脸无奈,“你真麻烦。” 
   
  他一把抢过剑雪无名手上那只无辜的鹿腿,狠狠咬了一大块肉下来,仿佛这就是剑雪无名的化身,然后一手抓着鹿腿,一手拉着一脸茫然的剑者大步往西方行去。 
   
  “一剑封禅……” 
  “走啦。” 
  “去哪里?” 
  “帮你找野菜吃。” 
  “……嗯?” 
  “那边有块石碑,写着前面有村子。” 
  “为什么现在才说?” 
  “啰嗦,当然是因为很远。” 
   
  “一剑封禅,”剑雪无名一边被他抓着往前走,一边还试图挣脱回头看,“火……” 
  倒是被抓的更紧了些。 
  “又没树,烧不起来,别管了。” 
  剑雪无名被一剑封禅连拉带拽着渐行渐远。 
   
  火堆和缺了一条腿的死鹿被这两个缺德鬼落在原地,橘红的火舌贪婪地一遍一遍舔舐着鹿身,肥腻的油脂从皮肉间渗出来,一滴一滴,落入火焰,“刺啦”一声腾起一阵黑烟。 
  这烟幽幽地随两人离去的方向飘远,虚虚渺渺地绕过了不远处一块刻着字的石板。 


  ——圆教村。
  

评论(4)

热度(29)

  1. 燃香枝。。。 转载了此文字
    想起来了,这篇是我之前看过的第一篇原著向的双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