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日爬墙。懒癌晚期。挖坑不填。
霹雳‖焦恩俊‖三国‖起点

【随笔】关于双邪

#都怪瓷太太的友情岁月剪辑!!神仙剪视频!!哭得不能自已,强烈安利qwqqqb站av19561293
#坚定二人论注意,一人论请自觉退避,误伤不管。

传说北域有两名剑客。
一名藏剑追寻生命的剑客,找不到自己的过去;
一名背剑踏在顶峰的剑客,找不到自己的未来。
无过去的剑客,他只有一口剑,一个朋友,一个恩人;
无未来的剑客,他只有一口笛,一个朋友,一个仇人。
=
剑踪这段开场白,很有古龙笔下江湖的落拓气息和冥冥中的宿命感。
鸠槃悟道而有剑雪,一番点化,由魔向佛,魔界神子的过去如过眼云烟,新的未来可期可待——除了,魔胎的身份;
吞佛封印而有封禅,然而吞佛人格不灭,破封而出是注定,封禅消失亦是注定,这个狂妄又温柔的剑客,未来其实从出现的那一天起就蒙上了一层黑暗的阴影。
于是一切皆已注定——吞佛将出,封禅将亡,魔界通道的打开需要魔胎的血液祭奠,因而剑雪也不得不去死。于是杀诫朱厌莲佛心,封禅剑雪恨相逢。

封禅的悲剧在于宿命。
他虽然没有记忆,大概也有一点朦胧的意识存在,所以他自始至终都在挣扎。
从出场那一刻起,他就执着于寻找吞佛童子并且杀死他,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份执念比对剑雪的感情更加深刻且原始。
有吞佛,无封禅;有封禅,无吞佛。
这是从一开始就埋下的伏笔。
然而这份执念在剑雪的面前却被轻而易举地破除:
“如果找到吞佛童子,你要如何?”
剑客毫不犹豫地说:“杀死他!”
“那如果我就是吞佛童子呢?”
同样是毫不犹豫地:“阻止你!”
双标如此,实在令人啼笑皆非。
然而更深一层地看,在爱与恨,情与仇的纠结之中,能如此清醒豪迈地选择前者而非执着后者,封禅是何等通透的一个人啊!
如果事情真是如此发展,那么最后的结局应该圆满而美好:封禅无意复仇,剑雪更下不了手,两个人在一番可以说是闹别扭的争执过后,最终又回到过去携手流浪天涯的生活。
如果真是如此……如果剑雪就是吞佛……
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事实上,虽然这位剑客喜欢嘴硬,爱吃烤肉,发际线高,扎着一头乡村非主流的小辫儿,他始终是一个温柔的人。
我喜欢用“温柔”这个词形容他。
他会对剑雪说:“既然世俗的天不容你,那从此刻起,我便是你的天。”
他会为剑雪谱一曲《鹊桥仙》。
他会守在琉璃仙境,轻轻地为沉睡的剑雪盖上被。
只有最温柔的人,才能在自己刚经受过最大的打击之后,好友为不可避的宿命黯然神伤之时,告诉他:“不懂世事的小朋友,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想哭,就哭出来,这才是男儿的真性情!”
而吞佛伪装的封禅说:“不要哭。”
曾在知乎上看到一个答主找出的霹雳里的小细节,封禅被抓走受刑时曾说:“人的生命中皆有苦苦守护的坚持,我的坚持就是骨气与自我。”
自我,一直是封禅苦苦追求的目标。
而后来吞佛被一步莲华抓住,竟也有一段相似的回答,他说:“每一个人都有苦苦守护的坚持,这就是骨气。”
他没有提到自我。
吞佛和封禅,到底还是不同的。
封禅消失,吞佛回归,宿命无可变改,哪怕再如何挣扎。
古龙说,人生中本有些事是谁也无可奈何的。
无可奈何。这四字看来虽平淡,其实却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最大的痛苦。遇着了这件事,你根本无法挣扎,无法奋斗,无法反抗,就算你将自己的肉体割裂,将自己的心也割成碎片,还是无可奈何。就算你宁可身化成灰,永堕鬼狱,还是挽不回你所失去的——也许你根本就永远未曾得到。

剑雪一直在试图挽救这份无可奈何。
他替了吞佛的身份,试图让封禅看清自我从而抵抗吞佛的侵蚀;携朱厌远遁,避免好友再次变身。
他劝说:“你的未来由你掌握,何必受困一个名字?”
他发誓:“有一莲托生,有一剑封禅入世;有剑雪无名,足可让吞佛童子再度沉眠!”
他把挚友关在笼里,吹着保留至今的叶笛痛苦不堪,却说:“不退江湖是因为你还在,所以,我等吞佛童子消失。”
一个人可以具备三种身份,一副躯体,存在两条互相憎恶的灵魂呢?
杀与救,如何两全?
这种现实这种情形,到底谁比较痛苦?

其实剑雪本有可能免去最终一死的——如果他下得了手的话。
可是如何下得了手呢?
怎么能下得了手呢?

官刊上关于双邪之间的感情写得很好:
【后来,他就离开了。
不管是被一莲托生扔出来的还是踹出来还是他自己跑出来的,总之,他离开了。
失去了记忆,失去了朱厌,看不清过去,找不到未来。
顶着一个说不清来由的名字,拿着一把说不清来路的杀诫,其他,一无所有。
一剑封禅说:“我是沦落人间的邪。”
这话听来,很有一点惘然。
惘然的不只是他,还有剑邪。
遇到一剑封禅之前的剑邪,还没有被冠以剑雪无名这个名字。
所以有时候,不免凉凉的想到,一莲托生大师来得及交给他朱厌,来得及交给他对付吞佛童子的任务,但是,为什么就是没来得及给他起名字呢?
大师心中更看重的,究竟是那个魔物,还是这个魔胎?
朱厌杀诫本无心,封禅剑雪恨相逢。
某年某月某一天,惘然的人邪遇到了惘然的剑邪。
一份喜悦,两个人分享,可以加倍;
一份悲伤,两个人分担,可以减半;
那么,一份惘然,两个人共有,是加倍,还是减半呢?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爱梅之邪,傲骨冰痕,十丈红尘,半点也沾不上他的衣角。
有什么值得沾呢?来来去去那许多人,不论正道邪道,都只是为了从他身上达成自己的目的罢了,不是为了邪剑朱厌,就是为了吞佛童子,定他剑邪之名,也不过一种称谓。
唯独一剑封禅,眼里看到的,只有自己的朋友,不是世人眼中的剑邪,而名字在他看来,更有着不可取代的意义。
“一个人一世只有两事由天,最初的生命与最初的名字,那是入世的表徵,不得,你将何处生?”
于是人邪一剑封禅替剑邪取名剑雪无名。
同样是不由分说。
不由分说的人,不由分说的情。
本是出世之心,本是出世之人。
只因收了他这入世的表征,便为他入了凡世,染了红尘。
所以许多年后,当一剑封禅问他:“为何你还在江湖?”
剑雪无名坦然回答:“因为你还在。”】

继续引用官刊的话:所谓情义,即是当事实与铁律均已摆在眼前,却仍期盼着某个不同结局的痴傻。
所以当封禅在圆教村第一次变回吞佛,剑雪选择的是隐瞒,是远离这个朋友,顶替吞佛这个身份在江湖中行走,却从未想过要伤害他一分一毫。
所以当封禅再次变回吞佛,又在阳光下坠落地面,剑雪便毫不犹豫地收剑,第一时间冲上前焦急地掀开倒塌的房板,喊的是:“一剑封禅、一剑封禅!”
所以当他明知封印彻底破除,封禅彻底消失,仍会被吞佛的言语乱了心神,仍是在最后那一刻面对吞佛伪装的封禅泪如泉涌,无法自已。
所以哪怕吞佛已刺出那一剑,身死仍化莲不肯归去,直到吞佛将记忆彻底格盘,黑莲一瞬凋零委顿。
“我叫你离开江湖你肯不肯?”
“有何不肯?”
“那你为什么还在?”
“因为你还在。”

破戒僧最后的告诫什么作用也没起,反倒更像是一句谶语:
“当断不断,舍不下永远无得,不要让他动摇你的决心,不要让他影响你的判断。你够坚定,才救得了你与他。”
到底是堪不破,舍不下,斩不断。

我曾经写过梦断剑斜这首bgm的评论:
最后的希望只是一个骗局,剑雪的灵魂到死都是不安的,他终究都不知道一剑封禅去哪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还留存着那么一点痕迹,不知道他最后是不是在看着他。希望那时封禅已经彻底消失,一干二净,他哪怕还存在那么一点点意识,透过吞佛的眼看到刺进剑雪心口的自己手中的剑,会想什么呢。

遗憾吗?遗憾的。
悔吗?怕是不悔的。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封禅就为剑雪谱过一首《鹊桥仙》。笛叶和鸣,其乐融融。
那支叶笛剑雪一直保留到了最后,那首曲子后来在一个女人手里被再次吹奏,然后剑雪救下了她,只为了这首曲子。
“再吹奏一曲鹊桥仙可吗?”
“鹊桥仙啊……”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纵我当初知有恨,初心不肯不逢君。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