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日爬墙。懒癌晚期。挖坑不填。
霹雳‖焦恩俊‖三国‖起点

【宝莲灯】【师徒】为师(下)

       

       #总算虐完了一身酸爽,以后再爆字数我自尽算了

       
  总之日子就这么或平静或鸡飞狗跳地过着,天庭没有来找麻烦,杨戬依旧每天练功面壁,兴致来了还偶尔遛个狗,哮天犬长得越来越油光水滑,玉鼎真人的著作也一天比一天厚实。 
  可惜美好的日子总不得长久,这一回只持续了三年。 
   
  三年,毋论神仙,即便对凡人来说也不过是一瞬的光阴,照杨戬原本的年纪来算他现在甚至还没度过第二十个年头,却已修得一身精纯浑厚的法力,进度迅速得让见过无数世面的玉鼎真人也咋舌不已。 
   
  杨戬学成前些日子玉鼎真人琢磨着徒弟总穿那么一身灰扑扑的布衣实在不大体面,盘算会儿,下山逛了三个时辰,抱回来几身崭新的成衣,当成贺礼既便宜又实用,玉鼎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聪明啦。 
  他把衣裳递给杨戬的时候对方愣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沉默地接过去抱在怀里,手紧紧地攥着。 
   
  杨戬这些年性子沉了很多,尤其是近段日子,不大像三年前那样跳脱,给他惹的麻烦也越来越少——他似乎已经学会了独立处理好任何事情。 
  玉鼎真人起初察觉到这种变化时欣慰得泪流满面,觉得总算不必再被这小子气死,后来却又有点怀念,感叹徒弟是越来越不好玩了。 
   
  几日之后,杨戬穿着他买的其中一身白衣来辞行。 
  
  这是杨戬第一次如此郑重地向他行礼,叫他“师父”。 
  玉鼎真人的眼眶一下子就湿了。 
  所以当杨戬平静而坚定地说他要去救出母亲的时候,玉鼎真人有那么一瞬间没能反应过来。 
   
  玉鼎真人还在打量他的徒弟:杨戬这些年眉眼长开了,英俊得很,一袭白衣长身玉立,活脱脱是照着“芝兰玉树”这几个字生的;
  玉鼎真人正满怀吾家有徒初长成的自豪感,觉得自己挑衣服和挑徒弟的眼光实在很高。
  然后他才迟钝地意识到杨戬说了些什么。 
  
  玉鼎真人其实知道杨戬这些年心里一直压着事,也清楚他其实从未有一天放弃过救母和报仇的念头。 
  他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记忆里杨戬满脸好奇地跟他走进金霞洞的场景历历在目,恍若昨日。 
   
  玉鼎真人起初其实并没有在意,毕竟杨戬如今的实力可谓所向披靡,劈开桃山想必不在话下。 
  因此杨戬无功而返之时,他很惊讶,并且隐隐生出些不妙的预感,在杨戬拿到金刚石斧的那刻尤甚。
  于是他劝说杨戬不要去。 
  杨戬没有听,这是他能够理解并且预料的。他比谁都清楚杨戬的性子,这样一个孩子绝对不能忍受母亲再多受哪怕一日的苦楚。 
  玉鼎看着杨戬的眼睛,最后选择尊重他的决定。 
  他既然无法阻止,只好给予徒弟力所能及的帮助,并且希望那个预感就像自己从未灵过的法力一样,永远只是个预感。 
   
  后来的事玉鼎真人就是从其他人嘴里听来的了。 
  劈山救母失败,十金乌下界,瑶姬身死,杨戬只身打上天庭生生干掉九只金乌…… 
  玉鼎真人初听这些事时差点儿被自家徒弟的壮举吓得直接一命归西。 
  他一会儿想:我操,贫道要被杨戬这小王八蛋坑死了! 
  一会儿想:杨戬这小子这么厉害,还不都是我教出来的!
  想得最多的还是徒弟这会儿一定很伤心,也不知道现在在哪,活下来了没有。
   
  那个八卦的神仙摇摇头,说逆贼杨戬在天庭大开杀戒,最后重伤堕入凡间,生死不知。 
  玉鼎真人“哦”了一声,心说:重伤,没死,那还是有可能活下来的吧? 
  他又想:要真活下来,徒弟你可就成了开天辟地第一人啦。
  
  天空蔚蓝,高远无际,因其不可触及而沾染了某些神圣庄严的意味,亘古不变地伫立于世界的顶端,不容挑衅不容侵犯。 玉鼎真人抬头望望,沉默片刻,嘴里念叨了几句“生死有命”之类的话,转身进了洞府。 
  金霞洞里少了一人一狗,冷冷清清。
  玉鼎真人怔怔地站了会儿,扯过蒲团一屁股坐下,随手翻着书页,漫无边际地想: 
  杨戬果然是个作死的小能手。 
   
  可是为师这回不知道救不救得不了你啦。 
   
  那之后玉鼎真人再见到他的徒弟时,杨戬脸色疲惫,身上最后一丝青涩稚嫩已经褪了个干净。 
  ——他终于彻底长大。 
   
  玉鼎真人没来得及感伤,他开心极了。 
  还活着就好,还活着就好。 
   
  = 
   
  接下来又是一段漫长的时光。 
  期间自然也发生了很多事,弱水下过界,杨戬又上过天庭,玉鼎真人一点一点教给自己的徒弟关于大爱的含义,希望他不要被仇恨蒙蔽双眼,让他看到众生,看到人间,看到活下去的意义。 
  杨戬从来就是个悟性极高的好徒弟。 
  他做得很好,甚至比玉鼎真人期望的还要好,玉鼎真人甚至没有想过,杨戬居然会做到这样一种地步。 
   
  杨戬就任司法天神的那日,一字一句地阅遍了真君神殿储存的所有卷宗,然后说:“我只后悔现在才接这个位子。” 
  玉鼎真人后来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玉鼎真人眼睁睁地看着杨戬顶着压力欺上瞒下,生生要在旧天条下立起一个新秩序;看着杨戬弯下千年来从未折过的傲骨,对着天奴笑容满面逢迎有加;看着杨戬殚精竭虑修改档案,彻夜不眠苦思新天条——而后被轻易付之一炬; 
  他眼睁睁看着杨戬千夫所指,众叛亲离; 看着杨戬想爱却不敢爱,想恨却不能恨,进退两难,举步维艰。 
  杨戬自己给自己上了一副枷,要以一肩负起众生。
  不得自由。 
   
  玉鼎真人心疼,比以往的任何一回还要心疼。 
  
  玉鼎真人满脑子都在想如何跟他的徒弟说算了杨戬,这劳什子司法天神有什么好当的,回灌江口或者金霞洞,当个逍遥神仙痛痛快快潇洒自在不好吗。 
  回去吧。 
  回去吧。 
  回去吧。 
  …… 
  
  然而这些话从不会出口,他只会在嬉闹之余用轻松的口气告诉杨戬:徒弟,你是对的。 
  然后杨戬会从繁琐的公文中抬起头,疲惫而安宁地朝他一笑,像很多年前那样,带着他最大的信任与依赖。 
   是,师父。

        =


   杨戬亲手把杨婵压入华山底下那天,玉鼎真人在洞府呆呆地坐了很久。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对兄妹曾经是如何走过来的,所以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杨戬做出这个决定需要拥有多么大的决心与意志。 
  于是他也做出了一个决定。 
   
  金蝉子来了一趟,告诉他杨戬正面临的抉择。 
  玉鼎真人很平静,他待在洞府里等候杨戬的到来。 先等来的却是一道来自玉虚宫的谕旨:自今日始,玉虚门下十二金仙,闭关千年,不得入世。 
  千年啊……
  玉鼎真人遗憾地想,他大概不能一直看着杨戬走下去了。 
   
  杨戬果然来了。 
  玉鼎真人难得正经一回,端起了做师父的架子,把他这些年琢磨的东西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解释完毕。 
  杨戬的眼中有光亮起。 
  玉鼎真人看得有些欣慰,又有些心酸,最后放杨戬走的时候又把他叫住,将那幅早已准备好却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拿出来的字郑重地交到徒弟手里。 
   
  杨戬身上有一种犟气。 
  这是玉鼎最喜欢,也最讨厌最无奈的一点。
  这意味着,哪怕撞了南墙撞得头破血流,依旧死不后退死不认输死不回头,就像当初那个自身难保,却从未有一日放弃过救母之愿的落魄少年。 
  而那个少年如今身任司法天神,心中有大爱,有大愿,这样的人,是连老天也无法阻止的。 
  玉鼎真人隐隐期待着,他的徒弟,或许真能为三界成就这改天换日的宏业,为千万万不得自由的众生,立起一个清平安乐的新秩序。 
   
  ——一如既往,忍辱负重。 
  这是他作为师父,唯一也是最后一次要强加给这个徒弟的责任。 
   
  玉鼎真人送杨戬出了洞府。 
  他目送着杨戬黑衣挺拔的背影渐消逝于天际,笑容很温和,然后擦擦鼻子,摸摸眼角,摇摇扇子,转身进门。 
  金霞洞口“轰”地一声巨响,石门紧紧闭合,千年之内再无法开启。
   
  = 
  
  其实玉鼎真人最后的洒脱大半是装出来的,他还有一大堆絮絮叨叨的话想说,临到头自己觉得太肉麻,又给憋了回去。 
  比如说以后不要老板着个脸一点都没小时候可爱; 
  比如说好好管管你那条狗别瞎惹事; 
  比如说就算是神仙也要记得冷时添衣饿时用饭,最重要的是受伤了得治; 
  比如说为师闭关这么久你可别把我忘了; 
  比如说虽然要有苍生大爱但也不要忘了爱护你自己; 
  比如说,你一直都是为师最骄傲的徒弟。 
   
  玉鼎真人从不担心杨戬会失败或者放弃,他几乎盲目地相信着,出关的那一天面对的将会是崭新的天庭与天条。
  因为杨戬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杨戬从来是玉鼎真人最骄傲的一个徒弟。 
  玉鼎真人从未后悔过收下杨戬这个徒弟。 
  是的,一直都是这样的。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