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日爬墙。懒癌晚期。挖坑不填。
霹雳‖焦恩俊‖三国‖起点

【宝莲灯】【师徒】为师(上)

  #放假回来对了下原剧发现bug一大堆……还得修一修所以先放一半,还有对不上的就无视或者当私设吧QAQ
  #假装元旦贺文 
  #师徒亲情向,瞎写,流水账
       #元旦快乐各位!!

       #想了想过节还是不要虐了把最后一段删啦留给后篇。以及后篇大概全是刀你们做好心理准备x

 
  

  最开始玉鼎真人其实没想搞什么大新闻。 
  他指点杨戬的初衷很简单——看他可怜。 
  
  那是真可怜—— 
  杨戬那会儿还是个半大孩子,无忧无虑地活了十几年,一夜之间忽地父死母囚,稀里糊涂就背上了一段家破人亡的血海深仇,自个儿还得领个拖油瓶妹妹再搭条狗东躲西逃,一不留神小命就得交代。 
  这种境况按理说能活下来就得千恩万谢了,偏生这孩子生得犟,整日的惶惶中硬是要挤出一点心力死死惦记着学艺救母报仇,半点也无得过且过的心思。 
  谁见了都得唏嘘几声。 
   
  玉鼎真人法力低微,长得也跟“仙风道骨”搭不上边,学不来其他神仙高高在上视凡人为刍狗的做派。 
  他看着杨戬走了一路,看着看着就有点儿心酸,摇着他那把破烂扇子犹犹豫豫地想:要不,帮一把? 
   
  大金乌追捕的人马浩浩荡荡地从他身边经过。 
  玉鼎真人打了个哆嗦,愁眉苦脸地踱了几步,抬头望一眼天上,又瞟一眼刚爬完一座山一无所知瘫在地上大喘气的杨戬。 
  最后一狠心一跺脚,心说,这小子要真到了金霞洞,就算他运道好! 
   
  ——玉鼎真人,元始天尊座下公认最不成器的弟子,胆小怕事了几千年,这辈子干过最胆大包天的举动,大概就是收了杨戬这么个天庭通缉犯的徒弟。 
 
  
       =
  

  刚把杨戬带回来时玉鼎真人没奢望过能把他教成什么样。 
  一来他自己还是个半吊子,二来杨戬中过催龄掌,看着挺成熟,实则就是个十来岁的破孩子,能懂什么修行?开始教他开天眼都已经是看在三首蛟堵门的份上了。  
  玉鼎真人盘算得好,教他点防身的本事教个几年,剩下的就看他造化,没指望过杨戬真能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劈山救母和整个天庭作对。 
  
  但杨戬显然不这么想。 
  
  杨戬心心念念学本事救母报仇,知道自家师父法力低微只能开嘴炮时失望就溢于言表,居然还敢跟他顶嘴!
  玉鼎真人气得要拿扇子抡他,心说贫道能捡你回来就是你福分了,真有本事的哪个看得上你? 
  气过之后又长叹,心里明白这孩子肩上的东西太重,爱恨情仇沉甸甸的全压在他心口,容不得片刻喘息。 
  
  不过杨戬有一句话还是说得很对,书本上写的不一定是全部。 
  玉鼎真人为徒弟的机智感到惊讶,于是他改变了主意:既然杨戬想学,那书上写了什么他就教什么吧,至于能悟多少……那还是得看杨戬造化了。 
  没办法,谁叫他不会法术呢?
   
  杨戬很快就认清并且接受了现实。 
  现实就是他修行上的所有问题去找玉鼎真人只能得到一句理直气壮的“不知道”或者“自己悟”的结局。 
  为此玉鼎真人没少瞄到杨戬一点也不尊师重道地跟哮天犬在背后嘀咕他不靠谱。 
  玉鼎真人抬头摇扇子,装没听见。
  
  不过杨戬是个牛脾气,似乎打定主意要学出点名堂,又天生了副绝顶的悟性与根骨,整日练功加苦思,居然真教他照着玉鼎真人那套神神叨叨自己都看不太懂的理论练出了几分成果,修为一日千里,骇得玉鼎真人目瞪口呆,情不自禁要怀疑起人生。 
   

  只是无论杨戬再如何勤奋修行天资过人,毕竟得不到明确的指点,一条路走得磕磕绊绊,要花较常人好几倍的工夫。 
  有时候为了一两句话能对着墙琢磨个几天几夜,没头绪就继续纠结,饭菜还得玉鼎支使哮天犬给他送到面前去; 更多的时候练功出岔子,把自己折腾得遍体鳞伤,把玉鼎真人心疼得要命。 
  
  最严重的一回恰好玉鼎出门,哮天犬下山,回来的时候杨戬不知道自个儿在家作了什么大死,瘫在地上鲜血淋漓,经脉几乎寸断,吊着最后一口气朝玉鼎真人迷迷糊糊喊了声“师父”,一歪头彻底昏迷。 
  玉鼎吓得简直魂飞魄散,扇子掉了顾不上捡,抱起人就往各路师兄弟那里冲,差点还咬咬牙求到元始天尊头上去。 
  好不容易把人救回来,玉鼎刚要破口大骂,榻上的病号杨戬忽的偏过头对他笑了一下,神色愉悦而安宁,好像理所当然地相信自家师父无论如何都会把自己救回来。 
  玉鼎真人心一软,就舍不得了。 
  当然事后他总怀疑这小子是故意摆出那副模样骗取他的同情心以防挨骂来着。 
   
  然而归根结底,玉鼎真人想,杨戬要是真能拜个好点的、会真正法术的老师,或许也不致如此。 
  所以玉鼎真人有时候看着杨戬拼命修行会有些难过,有些痛恨自己的不成器,帮不了这孩子太多。 
  
  所幸玉鼎真人从不适合伤春悲秋,于是当杨戬又一次以惊人的速度无师自通了袖里乾坤的功夫时他就把那一丁点儿感伤彻底抛到了脑后,扇子摇啊摇,得意洋洋地想:果然只有我这种名师才能教出这种好徒弟嘛,哇哈哈。 
  然后他一转身,发现满洞府的书不翼而飞。 
   
  杨戬指指袖子,一脸尴尬:“……出不来了。” 
  玉鼎真人:“……” 
   
  师徒两个凑一块儿研究了老半天,总算成功把玉鼎真人的珍藏从杨戬袖子里抢救出来。 
  玉鼎抱着他失而复得的宝贝热泪盈眶,回头见杨戬异常乖巧地低头站在一边,委委屈屈的模样,还想好言安慰几句。凑近一看,他的好徒弟憋笑憋得表情扭曲,全身都在打颤。 
  ……玉鼎真人想一脚踹死这小兔崽子。 
   
  而这种糟心事还多了去了,杨戬在学习过程中不知道用他那半通不通的法术祸害过玉鼎真人多少回。 更可气的是这棒槌偏偏每次学会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兴高采烈地来找师父讨论,一通吧啦吧啦下来玉鼎半个字也没听懂,全程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点头称是,最后还要严阵以待,生怕杨戬的法术演示又闹出什么乱子。 
  以至于后来玉鼎真人一直觉得杨戬纯熟的法术背后不仅有他的血汗,还浸透了自己的血泪。 

        事实证明,无论二郎真君后来多么威武强大,在他的童年时期依旧是个妥妥的熊孩子。 
  玉鼎真人又当师父又带娃,还要喂狗,感觉心好累。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