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日爬墙。懒癌晚期。挖坑不填。
霹雳‖焦恩俊‖三国‖起点

【英雄无泪/泪痕剑】【司卓】人生若只如初见

  

       #脑洞插队已是常态内心毫无波澜

       #冷圈瑟瑟发抖只好自割腿肉

  #边循环最佳损友和一丝不挂边写司卓真的无比酸爽你们一定要试一试(微笑)

       #有私设

  


  某朝某代某位词人曾经写过一个很经典的句子,说是两个人如果始终只像是初次见面那样就好了。

  司马超群到底是个武人,平素其实不大会关注这些东西。

  只是这句话偶尔会让他想起卓东来。

  

  他和卓东来的初见就像是江湖上所有少年豪侠的初遇一样,平凡而热烈。山野骤落的暴雨,滞留驿店的两位少年客,昏暗的天色混着几大坛劣质的老酒,让这场相遇有了些传奇的沧桑感,充满了命运的奇妙与某种不可言说的冥冥注定。


  那时候尚没有大镖局总镖头和紫气东来,司马超群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卓东来也还没有养成他那爱穿一身紫以致被司马超群嘲笑过像只茄子的破习惯。

  事实上卓东来当时就是个看起来有些阴郁的普通少年,一只手搭在桌面沉默地抬头看屋外的风雨。司马超群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就那么提着剑乐颠颠地凑上去一抱拳,咧开的嘴角简直显得有点傻气:“朋友,在下司马超群,相逢在此也是有缘,不如同饮?”

       少年卓东来转头诧异地望他一眼,犹豫片刻后说:“好。”

  

  二十年后高渐飞和朱猛有过一场豪气干云的对饮,这场对饮成就了一对日后的生死挚交。

  司马超群初听卓东来提起这件事时十分羡慕这种关系,卓东来当时什么也没有说。之后某一天司马超群才突然想起来,他和卓东来其实也曾经这么痛快淋漓地喝过酒。

  而二十年后的司马超群甚至已经无法想象那样的画面。

  

  没有卓东来后来最钟爱的精雕银质酒杯和西域葡萄酒,他们就着小店里豁了口的破碗把最劣质却足够烈的酒一碗一碗地往下灌,在半昏的烛光里醉眼朦胧地干杯然后相视而笑,念叨着自己都听不明白的豪言壮语,握手、拍肩,投契得像上辈子的亲兄弟。

  卓东来最后先他一步趴下,司马超群胜利地傻笑着把他背在背上摇摇晃晃地送进房,扔卓东来上床的时候他自己也没撑过去,稀里糊涂地倒在卓东来床边趴了一晚,醒来的时候顶了两个巨大的黑眼圈,被卓东来笑了好半天。

  

  第二天两个人一起上的路,路上他像所有年轻气盛的少年人一样豪情万丈地对卓东来说:“以后我要开个镖局,做天下无敌的大英雄。”

  卓东来毫不犹豫地说:“我帮你。”

  于是司马超群大笑,揽着卓东来的肩膀说:

  “好兄弟!”

  

  那时候司马超群还不清楚卓东来那句话背后承载的究竟是什么。

       ——或许直到现在也不曾清楚。


  而现在卓东来站在他的面前,身上是那件惯爱的紫貂裘。卓东来如今看上去比二十年前成熟得多也内敛得多,情绪和行为已经越来越让他看不分明,似乎再也不会显露出二十年前那样激烈的情感。

  卓东来就带着那样一种让他看不分明的神色,盯着司马超群一个字一个字地问:“如果我不走,你是不是会杀了我?”

  司马超群听到自己漠然的声音:

  “是的。”

  “如果你不走,我就要杀了你。”

  

   然后他突然就想起了那句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

  

  


评论(8)

热度(31)

  1. 鬼方S赤命。。。 转载了此文字
    泪痕剑长篇短篇写了无数。总觉得还是这类的更能感受到某时某刻灵犀一瞬间的错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