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日爬墙。懒癌晚期。挖坑不填。
霹雳‖焦恩俊‖三国‖起点

【霹雳】【双邪】头发的故事

  
  #除了标题之外和鲁迅先生没有任何关系的玩梗作,真·小甜饼
   #封禅的辫子数我没考证过,顺手写的谁知道告诉我一声233333
  # 就是要带北域三邪tag,团饭任性( •̀∀•́ )
  #最近古龙看多了开头略迷不要在意(。)

  剑雪无名叹了口气。这是他今天叹的第三口气。
  剑雪无名很少叹气,因为很少有值得他叹气的人或者事,但是今天他叹的三口气全部都是为了一个人。
  这个人当然就是一剑封禅。
  这已经是他等一剑封禅的第三个时辰。
  他叹气的时候就好像一剑封禅已经死了一样。

  一剑封禅当然没有死,所以他理所当然地拍案而起,愤怒地吼:“剑雪无名,你烦不烦!”
  堆在桌面边缘的一摞皮筋被这下震得晃晃悠悠,“啪”的全落了地。
  剑雪无名的视线跟着皮筋落下,又缓缓上移,盯住一剑封禅毛躁的乱发和没扎完的第十七条小辫,平静道:“在此之前,只有四条。”
  一剑封禅甩了甩他奋斗三个时辰的得意之作,眉梢挑得老高:“是,蝴蝶君说最近比较流行全部都扎上,你觉得如何?”
  剑雪无名想象场景,言简意赅:“浪费时间。”

  一剑封禅的面皮顿时变成了青黑色,从鼻子里重重喷出一声冷哼。
  “这是艺术!”他强调,来回踱了几步,猛地回身,手指几乎指到剑雪无名的鼻尖上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上个月你偷偷地弄你那该死的发型,用了我足足半瓶发胶!”
  剑雪无名沉默。
  沉默是心虚的表现,至少一剑封禅是这么认为的。

  他觉得自己成功取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决定大发慈悲原谅这个不懂事的小朋友,翘着脚斜倚在桌角,伸手覆上对方那头海藻般的绿发,粗鲁地揉了几下:“唉,小朋友就是不会打理发型……”
  一剑封禅本来还要再啰嗦几句,突然发觉自己上次买的发胶质量好像真的蛮好,洗干净这么多天都定着型,摸起来手感还柔柔顺顺的,实在很舒服。他一时舍不得放手,又狠狠地褥了几把。
  剑雪无名仰了仰脖子,平平淡淡地说:“发胶你出。”
  “可以。”

  剑雪无名的头发终于被彻底搞乱,一剑封禅心满意足地回到他的椅子上,快乐得想要唱歌。
   剑雪无名眼看着他弯下腰拾起皮筋又要往头发上绕,飞快地眨了眨眼,望向窗外高挂的日头:“谈无欲约,午时见面。”
  “不管。”
  “你要如何?”
  “反正没什么事,八成是给他的小说提供素材。”一剑封禅头也不回,冷冷地说,“让他等着。”
  “等到何时?”
  “等我扎完。”
  剑雪无名领会精神:“就是不去?”
  一剑封禅沉默片刻,恼怒道:“是!”
  剑雪无名于是笑笑,在一剑封禅身后坐下看他折腾,像过去的每一次那样。窗间洒落的阳光照在他的头发上,像照着一团蓬勃茂盛的水草。

  一剑封禅边绕辫子边回头看他,想想说:“改天给你绑一条。”
  “敬谢不敏。”剑雪无名回答。

  一剑封禅不知是没听到还是不在意,在开始扎他的第十八条小辫时哼起了他自己编的小曲儿,内容是关于一个扎辫子的剑客和他的海藻头小朋友。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魔音贯了剑雪无名一耳,剑雪无名只好又叹气。

  现在剑雪无名今天一共叹了四口气了。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