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日爬墙。懒癌晚期。挖坑不填。
霹雳‖焦恩俊‖三国‖起点

【惊悚乐园/贩罪】【顾封】拉郎问卷(填了一半,已坑)


#突然想起还有这么个坑没发嘻嘻嘻反正也不会填了
#看到拉郎问卷心中一动_(:_」∠)_刚好最近补完贩罪想拉顾封,初衷大概是想看这俩疯子互相对喷垃圾话秀下限一边勾心斗角一边心照不宣以及觉哥被艹得叫爸爸2333333
#ooc我的,下限他们的

  1.请写出你要拉郎的这对cp。
  《贩罪》顾问
  《惊悚乐园》封不觉

  2.打开电脑音乐随机播放,用第一首歌做主题来写一段他们的故事吧。
  《这么远那么近》
  啊这首歌给我的灵感大概就是你在我面前我却看不到你吧_(:_」∠)_

  顾问点起一根烟。
  烟雾袅袅之后是封不觉的脸。
  封不觉坐在沙发上琢磨着伍迪给他的那本无字黑皮书,用真理之谬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觉哥当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不死心地用各种奇怪的方法折腾着。
  顾问嗤笑一声,大摇大摆地走到他身边坐下,嘲道:“蠢货,天一那死变态的心之书哪有这么容易看。”
  封不觉充耳不闻,继续摆弄那本可怜的书。
  顾问盯了他一会儿,站起来走到阳台往下看,车水马龙的街道,高楼大厦林立,以及随处可见的惊悚乐园的广告。
  命运啊……
  顾问念着这个熟悉的名字,有点怀念,摇摇头回到客厅,靠着门叫道:“儿子。”
  封不觉依旧不理他,在发现实在搞不定之后翻了个大白眼,自言自语道:“还是不行吗……伍迪那货没必要说谎……我的推测也不会出错……果然,是能力强度的问题吗……哼哼……纸级果然还是弱了点啊……”
  顾问:“是啊小子,你现在弱得像一坨连下水道都堵不住的屎。”
  “并级应该可以了吧……”
  顾问:“马马虎虎,想搞懂还是做梦吧。”
  “呼~”觉哥揉了把脸,“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赢吗……”封不觉的眼神里闪烁着隐约的光,“当然会赢给你看啊……!”
  顾问轻笑一声:“啊,这样才对嘛,毕竟可是我的基因呢。”他垂眼,掐灭了烟,顺手从茶几上拿起觉哥留在那的一杯水。
  杯子纹丝不动,一个一模一样的虚影被他从表面“拿”了起来,顾问仰头直接灌了下去,抹了把嘴,觉得果然还是很想念番茄汁。
他走近封不觉。
  顾问站着,封不觉坐着。
  顾问低下头,在对方额头印下一个虚幻的吻,二人眼中是一模一样的疯狂。
  “祝你好运,封不觉。”

  3.创作一段这对cp初遇时的第一印象。
  “所以你就是那个生理上给我提供了y染色体的日了这个宇宙的男人?”封不觉虚着眼。
  下一秒觉哥的身体忽然僵住,冷汗刷的下来了。
  一根无形的极细无比的线抵住了他的脖颈。
  顾问双手插着裤兜站着,微笑道:“善意的提醒,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对长辈态度记得放尊重点。另外,客观来说,你的x染色体也是我的,毕竟你的娘生理结构和人类不太一样。”
  “来,叫声爸爸听听。”

  6.创作一段这对cp甜甜地谈恋爱时的场景。
  这对甜甜地谈恋爱……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是毁灭世界_(:_」∠)_还是安安静静玩游戏好了……智商有限我出题的水准只能到这样了,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写这俩妖孽)

  黑暗的长廊,只有墙壁闪着朦胧的白光。
  “命运搞出来的这个游戏好像有点意思……”顾问饶有趣味地四处张望着。
  封不觉走在他身侧,眯着眼看之前拿到的字条:“一寸光阴一寸金。”
  走廊尽头是一扇门,很明显的四位数密码锁,锁下面刻着几个不起眼的数字:6174。
  “6174啊……总不可能直接就是密码吧……”觉哥顺手输了一遍,果然没反应,“那么……就是那个了,还真是简单的谜题啊,果然是为了照顾新人吗?”封不觉斜眼往顾问的方向瞥。
  “马丁猜想。”顾问在旁边双手抱胸当没看见,接道,“首先想到的应该就是那个吧?一寸光阴一寸金很明显是对时间的提示,剧本刚开始的墙壁上的钟显示为刚好12:00。”
  “靠脉搏计算时间,现在差不多刚好40分钟,整数也比较符合系统的尿性,也就是12:40,一寸约是3厘米,也是三分之一分米,提示的无疑是3,按马丁猜想来处理三次1240的话……”封不觉一边念一边输入了7443,滴一声,门开了。
  “啪啪啪”,顾问在一边鼓掌:“看来你比较好的遗传了我的智商,我很欣慰。”
  “父子梗你还打算玩多久……”
  顾问摸着下巴:“你死的那天我也会作为父亲在灵前为你哀悼的。”
  封不觉闻言一挑眉,邪笑道:“我可以理解成委婉的‘一辈子’的表白宣言?”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

  7.如果这对cp的恋情被亲友发现了,创作一段他们的反应。
  天一坐在他那张老板椅上喝着咖啡翻着心之书,兴味盎然地念道:“两个疯子……会干出什么事呢,真想看一看啊。”他伸了个懒腰,心想,不然也学那个魔鬼去平行宇宙出趟差好了。

  小叹得知真相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左看看觉哥,右看看顾问,风中凌乱,最后支支吾吾道:“觉…觉哥,我对你的性取向是没什么意见啦……可是,近亲结婚会造成新生儿基因缺陷导致畸形的发生……不我不是说你们会生孩子——我什么也没说!”

         8.尝试一下恶搞脱线的段子吧。
  我感觉我一直在恶搞……_(:_」∠)_终于写了被操到叫爸爸哈哈哈虽然和初衷不太一样……微h注意,dirty
talk真是带感)

  “啊啊啊哦~啊啊啊啊哦诶~”
  “封不觉,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我前老板找我取血的时候是不是偷偷换成了他自己的。”顾问面无表情道,“你欠扁的样子和他有八分神似。”
  “哦,是吗?”觉哥嚣张地翻着大白眼,“其实我还可以给你来一首山丹丹……”
  顾问不等他说完,狠狠地冲刺几下,封不觉未出口的话瞬间卡在喉咙里,化作一声闷哼。
  “有没有人告诉你,做/爱的时候废话不要那么多。”顾问冷冷地说,“叫爸爸,不然操/死你。”
  “爸——爸——”封不觉从善如流,挑衅般地拖长了声音,只是染上情欲的声音怎么听都更像挑逗。
  顾问白净的脸上猛的泛起一抹病态的潮红,放缓了动作,低下头轻声呢喃:“……真乖……”
……
  封不觉诡异一笑,下一秒扯开嗓子放声开嚎:“一生要强的爸爸——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顾问脸色僵住。

  之后干了个爽:)

         Happy end

评论(11)

热度(112)